晓星一尘不染_Lilien

心虽有所觉,但亦作不解。

离开以后才更学会珍惜她的美。我想这句话是真的。

安落染:

真的是很棒的条漫,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哭了三个月,作为海外党真的很理解这种感受。

一座城池:

过了一年再转一次。

之前有人问我出现的学生是谁的拟人,在我的眼里与其说是谁,不如说是一种精神象征,“少年强则国强”是我理解的意思。

U can do it:

生日快乐,中国.请继续加油


要说的都说了

我不想发表任何评论

用图画来表达出我想表达,已足够.



【无授权翻译】【SD】丧钟为谁鸣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02

第二章

---

身为一个将死之人,Dean Winchester看起来好得不像话。

而他似乎也毫不在意他的弟弟 —— 这个被他亲切地称作“小太阳”的少年 —— 刚刚预知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只剩下最后一年可活。这一刻他正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,脑袋跟着金属乐左右摇摆着,他把音量设置得刚好不会吵醒Sam。他的老弟一个小时前刚睡死过去,他不想太快弄醒他。这可怜的家伙需要所有他能偷得的睡眠。

Dean把黑美人驶入几十里路上仅有的一个加油站后熄灭了引擎。

他起身靠近Sam,用近可能最温柔的方式推了推他的肩膀。

他的弟弟半睁开眼,抬起头呻吟了一声。

“起床了,小灿烂,”他咧着嘴笑。

Sam随着他哥下了车,打了个哈欠。“我睡了多久?”

“一小时,不排除会有点小误差,”Dean说道,眯着眼耐心等待车油从管道咕噜咕噜地流进油箱。

“我们在哪里?”他一边紧跟着哥哥的脚步,一边活动起肩膀并施展关节。

Dean恍惚地眨了眨眼,开始环顾四周。

“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在哪里吧?”Sam难以置信地问道。

“我们在之前待过的和即将到达的地方之间,”他回讽了一句。

“我们居然连地理位置都不清楚,”Sam叹了一大口气。

“你究竟为什么那么在意我们在哪儿?”Dean站起身,准备放回油管。

“你真是难以理喻。”Sam不住摇头。

“你必须承认,这样的我很讨喜。”他哥哥一边旋转着油箱盖一边回答。

“我承认我有点惊讶你知道这个词的意思。”Sam跟在他哥背后十分友好地说道。

“你小心点,Sammy,”Dean警告他,“我要把你扔这儿不管了。”

“你才不会,”他小声念叨。

“我要解决点私人问题,你去把人家应得的钱付了,”Dean用手指着远处柜台后的男士。

“够了...等一下,嘿!”

Sam低声质问自己为何永远都会掉进Dean的圈套,他伸手在自己口袋里感受了一下迅速减少的现钞。

“一号管,”他对前台的男人说道,手中盘算着他的钞票。

“三十整,”男人无精打采地回答。

Sam将手中纸钱取走了一大半,剩余不多的数目被他塞回了兜里。

服务员是一个有着银白碎发和满脸大胡须的老人,他小心翼翼地数钱,分类,每一步都一丝不苟得Sam几乎要崩溃。

他最终在前台的一片零食中选出了一块玛尔斯巧克力棒,等待找钱的同时,他注意到了老人挂在身上那已经发黑的钥匙。“你不会刚好在附近有一家汽车旅馆吧?”

男人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,Sam差点没为自己无礼的问话自扇一个耳光。

“其实,”他仔细思考了一番后说,“我们几公里外的马路旁是有一家旅馆,还顺带提供最完善的Betty女士床品和早餐,如果你对此感兴趣,那你真是找对地方了。”

他微笑着把五十美分放在了Sam的手掌心上。

“不管怎样,你可以继续顺着这条路直走,”他自说自话地点了点头,“你将会发现前方一马平川,所以建议你别自找麻烦。”

“这话你还是告诉我哥的好,”Sam咕噜道,微笑着向老人致谢。

他在门口遇见了正用牛仔裤擦手的Dean。他们往外走的空档,Sam抽出了他的巧克力棒大口啃咬,好一会儿才意识到Dean正死死瞪着他看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哥们,”Dean低声提醒他,“你口袋里最好还有一块犒劳我的。”

Sam吞了口唾沫。“我...”

“算了,你这个混蛋。”

“你想要一半吗?”Sam半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“不要,”Dean趾高气昂。

“喂,你刚刚是噘嘴了吗?”Sam惊叹。

“我才没噘嘴,”Dean明显语气更不快了。

Sam大笑一声,干脆利落地把整块巧克力扔入了口中。

倒车的时候Dean还是忍不住微笑起来,即使他因此失去了一块巧克力,看到Sam无忧无虑就是他最大的幸运。这使他忆起孩童时代的他们也曾傻里傻气地相互抬杠,把悬于头顶的不安全感和死亡抛之脑后。那个时候,全世界最大的烦恼就是父亲分巧克力棒时的区别对待。

Sam一只大爪子突然挥到了他面前,打断了所有的思绪。

“干什么?”他把那惹人讨厌的手臂推开问道。“每个人都需要点个人空间,老兄。”

“我刚才在问,我们要不要在这里过夜?” Sam重复着。“里面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不远处有个提供床和早餐的旅店。”

Dean扬眉假笑,道:”床和早餐对吧?Sammy...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住家庭旅馆。”

Sam翻了个白眼,答道:”我当然知道,我们可不常在这么干净安全的地方待,但是你考虑一下吧。“

”Sam,不…”

“家常菜啊,Dean,”他用手肘戳了戳对方。“说不定他们还提供洗衣机。”

这句话让他哥闭嘴了。

“你是在说我很臭吗?”

Sam看着他哥一脸被冒犯的模样忍俊不禁。

“我只是表示我们能在这路上找到个洗衣间的几率也不是很大,Dean。你想想,我比你还更需要清洗衣物。”

Dean瞪了他一眼,说道,“我们要破产了。”

“拜托,这里连只鬼都没有,”Sam说,“他们又能算我们多少钱呢?”

---

“59.99美金一夜。”

他们进门时正看到一位女士端坐在大堂,并很快受到了她的热情款待。她名叫Betty,是这“优质房产”的主人。这位女士长相不凡,就连她银白色的头发和衰老的皱纹都成了一种友善的证明,如同传统观念里爱笑的老婆婆一般亲切。

“我可没想到这时候还会有人来住房,” 她边带着两个年轻男人上楼边介绍道,“我们很少会接到非预定的留宿。你们运气真够好的,星期二正巧是熨洗日!你们可以在干净整洁的床单上睡个好觉了。”

Sam转头瞧了瞧Dean,他老哥看上去很满意。

“洗手间在楼道深处,” 她继续说道,“这就是你们的房间了,我特意选了相邻的两套。”

她开了门后把钥匙放在了两位兄弟的手中,说道,“希望你们能喜欢。”

在两人观察暂住地址时,Betty接着描述道:“我们通常是在7点提供晚餐,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。因为我丈夫Earl在那个时候才能回家,而我们夫妻俩都偏爱温馨的家庭式晚餐体验。”

“所以你们喜欢和陌生人吃家庭晚餐?” Dean挑起眉问道,刻意无视了正在用胳膊肘捅他的Sam。

“那是当然,” Betty答道,笑容不减,“我们很容易感到孤独,所以有人陪伴是再好不过的了。”

“这旅馆里还有别的房客吗?” Sam单纯出于好奇地问道。

“噢,没有了,亲爱的,” Betty回答着,她的笑容有些犹豫,“我们不时会有来过周末假期的客人,最忙的时间是夏季,因为人们渴望隐居小屋的安静。而在春天,又总会几对新婚夫妇来过蜜月。我还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吗?”

“其实,有一件事,” Sam摸着脖子说道,“我们想借用一下洗衣机,之前一路下来也…有挺多不方便的。”

“噢当然可以,” 她挥了挥手,“让我给你们两个年轻人拿几个竹筐和一些漂白剂。洗衣间在地下室,让我带你们去吧。你们要是愿意,甚至可以趁机洗个澡。”

Sam马上在他的行李箱里翻找起来,却尴尬地发现差不多一整箱都需要清洗。他抱起一堆衣服走进走廊,发现Dean还在那里望着他。

“怎么了?”

Dean下意识地嗅了嗅自己的手臂,“讲真,Sammy...我觉得她刚才是在嫌我臭。”

---

两个小时的超额清洗让Dean累得瘫倒在了他柔软的旅馆床上,他伸了个懒腰,牛仔裤和黑色衬衣上清新的春日香气让他有些吃不消。他甚至想要一个丑恶的妖怪在他身上留下点味道,让他身上这股浓郁的老太太气息烟消云散。

不过Dean可不会不识好歹,他还是挺喜欢免费洗衣间的。

他默默思考着Sam会不会已经睡下了,暗自祈祷这种温暖的家庭氛围能让他弟弟更容易入睡。他真的太需要一夜好睡眠了。这几日对妖怪的穷追猛打也给他们留下了后坐力,使他们疲惫不堪。

见鬼,这时候有谁拒绝得了一夜充分的睡眠呢?

---

【这个故事较为慢热,到后面则会渐入佳境,应该吧... 来看虐的恐怕还得再等几章 doge.jpg】

【无授权翻译】【SD】丧钟为谁鸣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01

【入坑得晚,刷过一遍青谷三千太太的百文推荐后已经心痒难耐,无奈能看的寥寥无几。希望能用有限的资源和能力带给大家一些读故事的乐趣。

附上太太推荐原句:

“Dean和Sam在一家温馨的家庭旅店住下,不想那对看似慈祥的店主夫妇竟然是变态的虐待狂。这篇文基本没有描写爱情,但兄弟俩的bromance却让我非常感动,他们在逃离旅店,两人都奄奄一息的时候,Sam问:“Dean,你还记得我们十二岁一起去的海滩吗?”好像有对方在身边,便是天不怕地不怕,陡然想起第四季那对在书友会上的书迷说的一句话:“他们愿意为对方去死的兄弟,有谁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呢?”】


标题:丧钟为谁鸣
配对:Sam/Dean
分级:PG-13
作者:Spooky-Girl
状态:无授权
译者:Lilien
章节:18
原文: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2758171/2/For-Whom-the-Bell-Tolls
梗概:那一夜,Sam Winchest 梦见了他哥哥的死......

第一章
---
“你在恐惧什么?”

一串声音曲折回荡,强大的后坐力使他几乎眩晕。

它从哪里来的?

他转身去搜寻,然而眼前一片漆黑,只有在浓烈的迷雾笼罩下的墓地。

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。

那是当然,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?

他要做的是继续寻找。

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,他轻而易举就朝前踏出了第一步。

夜幕降临,万籁俱寂。他在潮湿的草地上穿行,绕过一块块墓碑,空气中静得只剩下他自己沉重的喘息。

“你…”

这次的声音却在沉思,他突然惊讶地发现它正来源于自己的大脑。

不是他自己的声音,有人在强行侵入并控制他的思绪。

“...在...”

声音戛然而止,思绪却如同一束黑烟缠绕着他的身心。

那一瞬间,他迫不及待地期望能捂住自己的脑袋求救,让不管谁,还是什么,马上从他的身体里滚出去。

他的双腿无心地驱赶着他前进,他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是在寻找什么,还是单纯被这侵犯的声音无形地推动。

恐惧紧贴着他,但他无法停止。他没有选择权,只能被动接受。

“恐惧什么?”

这个词萦绕在耳际,随着眼前迷雾的散去披露出了一块崭新的墓碑,疏松的泥土在巨石的底座边铺散一地。

他从下往上缓慢地观察着石碑,字迹一开始很模糊,越往上则越来越清晰,直到他眼前只剩下一段文字,雕刻在大理石上,警告般地宣告着结局。


Dean Winchester
1980 - 2006

---

Sam从自己几近窒息的惨叫声中呛醒,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。他从床上坐起,棉被叠在腰间,汗湿的肌肤在凌晨的冷空气打了个寒颤。

他喘着粗气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大床,心里暗怕会看到Dean手脚分开面朝下躺倒在一片血污之中。

然而幸运的是他只是得到了自己显然活生生的哥哥一个半气炸,半担忧的眼神致意。

“老兄?”他声音中的无力感证明了这已经不是他的第一次问话。

在彻底甩掉最后一丝噩梦残留的画面后,Sam窘迫地朝Dean望去。

“我吵醒了你吗?” 他不好意思地问道。

Dean抬了抬眉,“没有,我半夜起来做编织。你以为呢,Sam?”

“抱歉,”他说道,重新在床上躺下。“我—”

“做噩梦了?”Dean补充道。“一个糟糕到让我得尖叫地从梦里醒过来,还顺便吵醒了我哥和半个城镇的噩梦?”

Sam眨了眨眼。

“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噩梦,Dean,”他答道,把床单重新拉回到自己的身上,“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。”

Dean单手撑着胳膊,眼神定在他的弟弟脸上,“我可没说你是故意的。你很可能是,但我没这么说。所以你梦到了什么?”

“我不太想讨论,”Sam说道,在床上翻了个身,把床单朝自己胸前扯了扯。

“你思想也太古朴了,Sam,”Dean说道。“你知道我会一直逼问你直到你告诉我,所以你不如坦白从宽这样我们就都能好好回床上睡觉了。”

“不!”他强硬地回道。“根本不重要。”

“Sam,”他哥哥的嗓门穿过了整个房间。

再次深深地将床单拉向自己的颈窝,Sam表示他拒绝回答。

“Sam。”

他考虑了是否要脸埋进枕头来隔绝噪音。

“Sam!”

或者用来埋Dean的脸。

“Sammmmy…”

摁下去。

”Saammmmmy…”

死死地摁。

“Sammmmmmyyyy。”

“够了!”Sam吼道,强迫自己坐起来。“我梦见你死了!”

“看吧,说真话也没那么难。”Dean说道,朝他轻微地一笑。

“你真是个固执的混蛋,”他埋怨道。“还有,别叫我Sammy!”

“我是怎么死的?”Dean追问道,完全无视了他兄弟的要求。

“什么?”

“我-是-怎-么-死-的,”他一个一个音节地缓缓说道,好像在教育一个小孩子。

Sam叹了口气,重新躺了下来。“我不知道。我只看到了你的墓碑。”

“嗯,”他哥哥应道,语气里并没有展现出太多的兴趣。

Sam听到他哥哥重新卷起棉被,沙沙地躺回床上,一切又归于沉寂。他仰头直视天花板,等待着重新睡着。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,他哥哥又一句话把他拉了回来。

“那个,Sam?”

“什么啊?”他有气无力地呢喃着。

“我的墓碑,上面写了什么?”

“你的名字。1980到2006。”

如果他哥哥因此有任何不适,他绝对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就这样而已?”

“对啊。”

又一次,Dean不再说话。Sam翻了个身,蜷缩在床上闭起了眼睛。

“Sam。”

“啊...又怎么了,Dean?”

“我死了以后,一定要保证我的墓碑上写点什么很酷的东西。比如,‘他被妹子埋胸了’,或者‘他简直拯救了世界’之类的。好吗?”Dean用一种不完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。

“快睡吧,”Sam恳求道。